首页 业界 正文

比特小鹿登陆纳斯达克 上市首日缘何走跌

2023-04-16 21:07:16 来源:Odaily星球日报 作者:Odaily星球日报 阅读:1684
   
4 月 14 日,在行情回暖、香港大会的热切氛围中。加密矿企比特小鹿上市的消息传遍加密世界。“我们与 Blue Safari 的业务合并的完成是比特小

4 月 14 日,在行情回暖、香港大会的热切氛围中。加密矿企比特小鹿上市的消息传遍加密世界。

“我们与 Blue Safari 的业务合并的完成是比特小鹿新时代的开始。”合并交易完成后,比特小鹿 CEO 孔令辉表示。

但在上市之后,比特小鹿股价一路走跌。行情信息显示,其股价一度跌至 6.3 美元,盘中最高跌幅约 30% 。上市首日即告破发。

比特小鹿登陆纳斯达克,上市首日缘何走跌?

仅在短短两日之前的 4 月 11 日,比特小鹿宣布相关企业合并在 Blue Safari 临时股东大会上获得批准,上市公司 Blue Safari Group Acquisition Corp 与比特小鹿将于 4 月 13 日完成合并。交易完成后,合并后公司更名为比特小鹿科技集团(Bitdeer Technologies Group),股票代码为 BTDR,而吴忌寒则担任董事长,由孔令辉担任公司 CEO。

这家在市场颇具知名度与影响力的加密企业,为何首日亮相即出师不利?

矿业教父梅开二度,时隔五年终获上市

比特小鹿为吴忌寒旗下企业。而提起矿业大鳄吴忌寒,在加密世界恐怕无人不知。而他所参与创立的比特大陆也曾一度面临上市,但最终却未能如愿。

2018 年 9 月,比特大陆向港交所提交上市招股书。招股书显示,该公司半年营收为 28.45 亿美元,净利润 7.43 亿美元。作为矿业的绝对霸主,彼时比特大陆一度占有全球矿机市场约四分之三的市场份额。有趣的是,由于矿机生产需要自主设计芯片,比特大陆还一度成为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,仅次于海思。

但由于种种原因,在几番拉扯过后,比特大陆提交的招股书过期失效。而公司内部也迎来重大的人事变动和结构调整。最终比特大陆的上市以失败告终。

2018 年比特大陆计划赴港上市之时,公司估值一度达到 120-150 亿美元。而如今以收盘价格计算,比特小鹿市值 6.58 亿美元。

业绩不佳成功上市,资本市场表现乏力

SEC 披露的文件显示,比特小鹿为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加密货币矿企。该公司在全球运营六个挖掘数据中心, 2022 年底的总电力容量为 775 MW。而其业务则分为“自营挖矿”、“算力共享”和“托管”三大业务线。且所有业务线都由自主开发的集成智能软件平台“Minerplus”支持。

而本次收购则采用近年来已被科技企业广为使用的 SPAC 模式。所谓 SPAC 即 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,特殊目的收购公司。SPAC 是一种“空头支票”壳公司,先向公众募集资本,而后对标的公司进行收购。SPAC 的优势在于可以绕过传统 IPO 流程,缩短上市时间,降低上市成本,同时也可以为被收购公司提供更多的灵活性和机会。

而本次收购比特小鹿的 Blue Safari Group Acquisition Corp.即是这样的一家“特殊目的收购公司”。该公司由 BSG First Euro Investment Corp.支持。在此之前,包括矿机制造商 CanaanCreative、矿企 RiotBlockchain、Hut 8、加密借贷公司 BlockFi 等均采用了 SPAC 方式上市。

上市后,比特小鹿有望获得更多资金支持,得以进一步发展业务。作为矿业“教父”级人物,吴忌寒与詹克团的“内斗”事件此前早已满城风雨,本文在此不再赘述。不过一系列复杂的事件之后,其最终的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——矿业巨鳄比特大陆的拆分。

拆分后,吴忌寒获得了比特大陆的部分业务。而这一部分业务也被他进行了重整,其中历史悠久且久负盛名的 BTC.com 矿池被出售。而剩余部分,包括云平台、自有矿场等业务,则一步步发展为了现在的比特小鹿。

公开文件显示,截至 2022 年 12 月 31 日,比特小鹿资产净值 3.163 亿美元,财务预测收入则为 3.303 亿美元,亏损估计为 2170 万美元。

最终,比特小鹿并未能收获一个令人满意的首日涨幅。

矿业格局突变,矿企艰难求生

尽管当下市场已持续回暖,但这并不是一个对矿工来说温暖的时代。

OKLink 数据显示,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约为 342 EH/s,难度约 48 T。而查询历史数据,我们不难发现。自 2021 年大牛市结束以来,比特币价格持续探底,但算力却稳健上升。矿工的挖矿成本并未显著降低。

比特小鹿登陆纳斯达克,上市首日缘何走跌?

整个 2022 年,对于加密矿企来说都是艰难求生的一年。

而比特小鹿的主营业务,无论是自营挖矿、还是机构托管,在这种市场背景下,并不能获得多么显著的优势。

更何况,上市之后监管部门对加密行业左右摇摆的模糊监管动向,更是一个潜在的不确定因素。

就在刚刚过去的 2022 年,多家加密矿企、上市矿企,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危机。甚至多家矿企破产。

9 月初,矿企 Compute North 成为本轮矿企破产的“先行者”。随后,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上市的矿企 Argo 宣布其 2700 万美元融资计划失败,股价暴跌逾 50% 。12 月,矿企 Bitfarms 收到了纳斯达克的股票退市警告。同月,曾经风光无限的“最大上市矿企” Core Scientific 遭到集体诉讼,且申请第 11 章破产保护。

在最近的一个牛市中,矿业的格局发生了变化。

曾经的家庭矿工、矿池这些“旧势力”已经不新鲜了,而“工业化”的大型上市企业自营挖矿成为了“新潮流”。这种重资产生意也让工业化的大型矿企背上了高额的负债,在不利的市场环境下,矿企的杠杆率让他们面临着极大的危险。加拿大矿企 HUT 8 的首席执行官 Jaime Leverton 早在去年就对 2023 年做出了预测—— 2023 年上半年将是矿企生存危机的最高峰,而她并不确定下半年是否会缓解。

但对比特小鹿来说,赛道整体温度的不明朗,或许并不意味着更糟。毕竟竞争对手的倒下,意味着更多空余的市场份额。上市首日似乎战绩不佳,但这并非最终的结果,精明的投资者,素来是不会缺乏耐心的。


声明: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,只供参考之用。